昆明易贷贷款公司
首页 | 联系方式 | 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手机站

贷款业务

联系方式

联系人:王小姐
电话:0871-8260511
邮箱:service@tianyinggarments.com

当前位置:首页 >> 行业新闻 >> 正文

地方监管部门暗中博弈 小贷公司冲击银监会上限

编辑:昆明易贷贷款公司  时间:2013/03/05  字号:
摘要:地方监管部门暗中博弈 小贷公司冲击银监会上限

   近日,广州市信德小额贷款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信德小贷”)从广州农商行获得达到资本净额(1亿元)100%的授信,这意味着它可能突破银监会关于“小贷公司从银行业金融机构获得融入资金的余额,不得超过资本净额的50%”的规定。
  业内人士告诉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,在小贷到底是放还是收的问题上,广东金融办和广东银监局一直有着迥然不同的态度,而信德小贷获得来自银行的授信高达资本净额的100%,再次成为地方金融办“曲线救国”救小贷的典型案例。
  冲击银监会上限
  银监会规定:小贷从银行获得的融资不得超过资本净额的50%。
  “这家公司的胆子够大的,它犯了银监会的忌。”对于信德小贷的案例,中国小额信贷联盟秘书长白澄宇如此感叹。
  “如果银监部门不查办,等于‘小贷公司从银行业融资比例不得超过净资本50%’的规定形同虚设。”白澄宇说。
  白所说的规定,是指2008年5月银监会颁布的《关于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的指导意见》(以下简称《指导意见》)明确规定:小额贷款公司的主要资金来源为股东缴纳的资本金、捐赠资金,以及来自不超过两个银行业金融机构的融入资金。在法律、法规规定的范围内,小额贷款公司从银行业金融机构获得融入资金的余额,不得超过资本净额的50%。
  这个规定,相当于唐僧对付孙悟空的“紧箍咒”,银监会用它切断了小贷公司对资金来源的绝大部分念想。
  而被称为小贷公司“亲爹”的主管部门——各地金融办,为让小贷公司摆脱银监会的“紧箍咒”,不得不绞尽脑汁。
  今年1月,广东省金融办出台了《关于贯彻落实促进小额贷款公司平稳较快发展意见的通知》(以下简称《通知》)。《通知》规定:“小额贷款公司可从2个银行业金融机构或信托公司、保险公司等其他金融机构融入资金,融入资金余额不超过公司资本净额的50%。”这条规定与银监会大致相同。
  但接下来《通知》又规定:“小额贷款公司融入资金额度达资本净额的50%后,对持续经营1年以上的,经与融入资金的金融机构协商同意,可再增加融资额度至资本净额的100%。”
  正是这条规定,突破了银监会50%的“紧箍咒”。
  不过,为了不与银监部门发生正面冲突,广东金融办也留了余地——前提是“经与融入资金的金融机构协商同意”。
  2月,浙江省金融办出台了《浙江省小额贷款公司融资监管暂行方法》,规定小贷公司可通过向银行业金融机构、主要法人股东定向借款、市内小贷公司融资,融资比例合计不得逾越当时公司资本净额的100%。
  接下来,四川省和海南省更进一步,把小贷公司融资比例放宽至资本净额的200%。这两省的资金来源规定较接近浙江省的规定。
  对此,白澄宇指,广东、浙江、四川和海南的小贷融资比例规定,和银监会的《指导意见》并不冲突。“银监会只规定从银行业金融机构获得的融资额不逾越资本净额的50%,而地方性规定扩大了融资范围,100%、200%中包括了信托公司、保险公司、法人股东、小贷公司等其他机构,并没有直接抵触。”
  面对各地金融办的“曲线救国”运动,银监会的态度如何?
  “到目前为止,银监会既没有对小贷融资50%上限放开,也没有对地方金融办的突破提出不同意见。”某地一位银监局的人士告诉记者。
  银行谨慎跟随
  在深圳市,没有小贷公司获得银行50%以上的授信。而银行给足50%授信的小贷公司也只有几家而已。
  不过,像信德小贷这样的案例,似乎难以拷贝。
  “信德小贷能获得银行100%自有资本金的授信,主要是银行认可信德小贷,它的大股东实力雄厚,与银行关系较好。”一位小贷行业人士表示。
  据介绍,信德小贷是广东塑料(9935,-5.00,-0.05%)交易所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广东塑交所”)旗下的全资子公司,而广东塑交所发布的塑料商品价格指数“广塑指数”被誉为“中国塑料第一指数”,是我国塑料原料价格重要的晴雨表。其广东塑交所上下游5000多客户,也正是信德小贷的客户。
  不过,信德小贷并非是国内第一家从银行融资突破50%比例的小贷公司,早前尚有佛山市顺德区迅博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获得了100%的融资额度。这家小贷公司的主发起人是国内“白色家电”业的大佬——美的集团。
  据业内人士介绍,近期,广州另有一家小贷在争取从银行获得资本净值75%的融资比例,涉及3家银行,各25%的融资比例。记者获得的最新消息显示,由于它越过了“2个银行业金融机构”的规定,最终被金融办驳回。
  种种案例释放出这样一个信号:银监会“50%”的高压线,并非不可突破。
  在这个行业有一个不成文的潜规则,即小贷公司要从银行获得融资,其成本不是仅有利息,还可能包括保证金、母公司的一大笔存款、资金往来结算等各种成本。
  以信德小贷为例,从银行获得1亿资金的融资,其成本是年利率7.8%,而小贷公司放贷利率可达到24%(银监会规定上限为基准利率的4倍),中间的差价可达到16.2%。
  这也正是最让银监会纠结的地方。“银监会担心银行成了高利贷的‘水龙头’——不能从我这拿到低成本的资金,你去放高利贷。”深圳中恒泰小额贷款有限公司总经理李俊告诉记者。
  “因此,即使金融办规定小贷公司融资比例可以上浮到100%、200%,这些规定也没有用,因为银行不听金融办的。”李俊说。
  以深圳为例,深圳共有54家小额贷款公司,总注册资金71亿元,但总融资额只有7.5亿元,融资比例不到注册资金的10%。
  “在深圳市,没有小贷公司获得银行50%以上的授信。而银行给足50%授信的小贷公司,也只有几家而已。”李俊说。
  小贷另寻出路
  为解决资金来源问题,深圳有4家小贷公司与银行开展信贷资产转让业务,形成了相对成熟的模式。
  业内人士认为,对小贷公司的认识是银监部门与地方金融办政策冲突的深层原因。
  “3年前小贷公司刚成立时,银监内部对小贷公司有偏见,认为小贷公司就是高利贷。”李俊说,2010年之前,深圳银行业深受此观念影响。“银行规定要监管贷款的流向,而小额贷款公司的贷款用途就是放贷,银行对于贷款企业投向亦是贷款的情况,尚没有明确的规定。”
  没有银监会的支持,金融办为小贷公司打破资金瓶颈的努力往往收效甚微。不过,部分灵活的小贷公司开始寻找绕过银监会限制的方法。
  “我们去年跟建行深圳分行做了1亿元的信贷资产转让。”李俊告诉记者。为解决资金来源问题,深圳有4家小贷公司与银行开展信贷资产转让业务,形成了一种相对成熟的模式。
  李俊指出,这种资产转让模式,对小贷公司、银行和贷款企业三方来说都有好处。
  “对小贷公司来说,资产转让给银行,银行的资金的年贷款利率在基准利率基础上再上浮40%,为8.4%,中恒泰给企业的年贷款利率为18%。除去各种成本,这笔资产转让中,中恒泰小贷的净收益为9%。”
  此外对银行来说,有了一批至今没有坏账率的小微贷款业务,既完成了银监会对小企业贷款“两个不低于”(增速不低于全部贷款平均增速、增量不低于上年同期水平)的要求,也同时增加了许多中间业务。而对贷款企业来说,贷款利率下降。一般小贷公司的贷款利率可上浮至24%,但由于银行便宜资金的介入,这些企业获得的贷款利率下降为18%。

上一条:小额贷款公司“转正”须银行撑腰 下一条:新版个人信用报告上线 不良信用记录只存档5年